一段人性泯灭的情我岁月【十】

类别 : 投资哲学  2018-08-20
感谢东财网各位老师的支持!!!仅是纪念一段情我岁月,毫无其他含义。阅着皆为师,望您从“体会性”的角度,做个道德高尚的阅师。  一段人性泯灭的情我岁月【十】 深秋的夜,徐风栩栩,夜已深,喧闹渐渐沉静下来。远处,不知名的虫子还在耐心地为谁守候,"吱吱"、"吱吱"的轻声呼唤,和着身旁沉闷地转动着的风扇,奏出一首秋夜催眠曲。而记忆也依然还流水一般涌入脑海。出狱后的俺,只好埋头于票票的学习中,希望让劳累去冲淡一切,让时间去带走一切。日子,就这样平凡而充实地渐渐逝去。今晚,因为多喝了的那杯浓茶,亦或伏案时的几根香烟,我却没有丝毫的睡意。只好又再一次眼光光地望着窗外远处城市的微微闪烁的灯光,莫名地发呆,莫名中,又想起了记忆深处的狱友。在这夜静更深之时,脑海中出现了青春少女苏小葭的身影,那热情张望的眼神,却不断地让我心里隐隐作痛。而随着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你的笑靥也缓缓地沉重,缓缓地凝成让人心酸的愁容,"狱友苏小葭,过得还好吗?"。 苏小葭,咱的第六个“肉板凳”。对苏小葭,记忆犹新,最初印象,是一个相当单纯而又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如若不是在专政场所,苏小葭一定是怀揣梦的少女。 “小葭,没见过绅士风度的大哥哥吧,想要他的大JJ吧”, 彭利调侃道。“闭上你的骚B嘴,哎,告诉你们烂B,小葭刚刚进来,不要污染青春的心灵,说不定还是个处的”, 9号号长田丽华警告道。 或许,因为咱的观察力不够,就在这孤寂、伤感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我似乎发现,在彼此偶尔交会的目光中,竟孕育苏小葭离迷的厚意!脸上时刻包含着自由世界的羞涩,夹杂着初入监所的陌生、希奇、与恐怕、恐惧。苏小葭,18岁,因为偷窃于004年中秋前被羁押。坐在苏小葭的肩上,纤弱的身体,好象一片随风飘落的秋叶,俺真为此怜惜起来,赶紧抄写‘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实施办法’,以期缩坐在短板凳的时间。写着,我的思绪冲过时空…忧伤与莫名的悲哀涌上心头………。苏小葭,一个不足20岁的小妹妹,需要疼惜、呵护的时候,流落在此。监所,能管制的是你的自由,难以给予做人、做事的能力,几年的管制,终究只能是一场流星雨,只能作为一个经历,一个案例任人评判。年轻的、曾经沧海的心、青春的梦啊,将渐次枯萎。 “什么,处?你到幼儿园可能能见到,苏小葭?你自己说说,你是不是处?你让人日过没有?”,彭利马上反驳道。“苏小葭,你说,你是不是,NTMD的骚B彭利要说错,我撕烂你B,……,”,9号号长田丽华马上喊起来。……呵呵,呵呵,女犯狱友群体大笑起来,“干脆,让老L下来用他的大J巴,检验一下,现场表演”,…“下来,下来,咱们老L,看能坚持多长时间,知识分子都是哑巴蚊子咬死人”,…  偷窃,狱所里流传着一个文明的段子。说犯人与干部的诗剧对白。犯人:“床前明月光,没钱憋的慌,举头望银行,低头进班房”。狱警干部:“出世几十年,兜里没有钱,抢个小银行,关了好几年”。(各位票友:1,文中所有事情均是俺个人的经历,没有任何演绎。其语言组织稍加修改,因狱中语言极为露骨、粗糙,无法用文字表达。2、文中所涉人的名字,部分为谐音,非实名。3、所有的狱友的罪名及执行地点均是事实。4、本文之目的,非常清楚,仅为狱友受约,纪念一段岁月,别无他意。5、已有其它网与俺联系续集,本人已拒绝,仅供票友阅览。6、希望切勿外挂,转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2006-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