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没有了

一个做代驾的平台,为何要去布局社交领域?

类别 : 投资哲学  2019-01-18

  如果按照e代驾的这个社交脑洞。我们还可以设计出更多奇葩的产品:

  e代骂:顾名思义,替人挨骂,这显然比替人挡酒更容易得到青睐。也许还能迎着未来丈母娘的口水横飞而崛起。

  e代写:可以是代写情书、代写家信、代写作业,尽管这个普遍是一个线上流程,但线下交流可以让情书更加真实,不用套模板,最好是异性代写。

  e代吃:为减肥人士量身打造,用各种让你没有食欲的方式替你吃饭,让你从此饥肠辘辘,永远苗条。

  e代读:这方面的先驱是罗胖,他不是提出替人读书嘛,不过光是视频、音频还是不好,如果能够红袖添香夜读书,会更好。

  e代步:为各种花式晒步朋友设计,让你享受别人的每日万步成就,每天称霸排行榜封面,不再难。

  e代亲:请注意,这不是e夜情,而是在红事、庆典上做围观群众,替你鼓掌喝彩充当亲友团;或者是白事上代哭,做孝子贤孙状,这项业务历史悠久,不过作为O2O估计能让群演快速晋级影帝。

  言归正传!一个做代驾的平台,为何要去布局社交领域?

  愚以为,从互联网的产品路线上来说,e代驾和e代喝之间的跨界形态,恰恰是一种扩大势力范围的方式,也是e代驾本身产品成立的主要概念所在。但关键在于,代喝这种方式,由于其进入现实社交场景,未必能够真正以代喝形式出现,而可能形成一种畸形的酒桌文化,或者说陪酒生态。但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说,陌生人社交生态下的代喝,都很难真正打开社交的真正窗口。这种代喝社交,本身体量和场景都格局偏小。

  与此同时,借酒局布局社交会带来颇多隐患,如异性代喝,很容易造成带有颜色的那种陪酒的隐蔽交易借代喝之名泛滥;此外,代喝可能带来的各种社会治安隐患,包括酒局中常规代喝可能造成的身心伤害或死亡等问题,都将借代喝变成一种可以广泛扩散的恶之花。且由于社交、代喝、酒局的隐蔽性,这样的风险一般难以有效规范,真要开展此类业务,就必须禁绝单纯的C端代喝业者的介入,而是通过一些正规的服务公司进行线下实际派工,且对各种可能出现的隐患,建立严格的惩罚机制。

  整体来说,单纯禁绝代喝业务,不如合理疏导和规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