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没有了

李迅雷:资本市场存在结构性机会 把握四大投资主线

类别 : 宏观趋势  2019-01-18

  摘要:

  一、改供给转杠杆,去杠杆结束了?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发达经济体需求一蹶不振,国内开启了需求端的刺激政策。刺激政策带来经济短期回升的同时,也带来了遗留问题。15年开始的供给侧改革加速了市场出清,但也转移了杠杆。去产能的结果是杠杆从上游行业向下游转移;去库存的结果是杠杆从企业向居民转移;紧信用环境对民营企业的冲击较大。当前我国非金融部门的杠杆率仍在251%的高位,防风险依然会继续。

  二、经济再度下行,刺激工具有限。在紧信用的环境下,经济增速大幅下行,但当前刺激工具越来越少,根本原因在于我国的杠杆只是发生了转移,并没有去掉。从国际经验来看,杠杆易升难降,中国需要优化杠杆结构,去掉“坏”的杠杆,减轻经济前行的负担。我们认为依靠房地产强刺激拉动中国经济的时代已经终结,而地方隐性负债扩张牵制基建增速,宽信用效果有限,预计2019年我国GDP增速将降至6.0%,居民和企业部门存在被动去杠杆、局部出清的压力,经济面临的通缩风险上升。

  三、股市四大主线,债市长期利好。站在长期视角来看当前经济,我们认为当前是经济增速换挡阵痛期,也是经济增长的自然规律。中国的资本市场依然存在结构性的投资机会,主要把握以下四大投资主线:一是新经济高增长;二是政府加杠杆;三是周期行业集中度提升;四是消费升级和高端消费。从大类资产类别来看,货币宽松但信用仍紧,经济趋于下行,对利率和高等级债券资产构成利好,未来汇率会让位于利率下行。

  四、全球经济减速,避险推升黄金。从全球经济的大背景来看,08年以后发达经济需求一蹶不振,中国通过刺激房地产和基建,逐渐成为全球增量需求的重要来源,领先欧美经济指标。今年以来,中国、欧洲、日本经济均大幅放缓,预计未来美国经济增速也会回落,全球经济从分化走向收敛,将出现一致减速的局面,黄金的投资价值会凸显出来。

  1、改供给转杠杆,去杠杆结束了?

  1.1 杠杆的起源:轮番政策刺激

  在08年之前,外需对中国经济的边际拉动作用比较大,例如05-07年商品和服务净出口拉动我国GDP增速平均为1.6个百分点,贡献率达到13%。但是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发达经济体需求一蹶不振,净出口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边际贡献转负,国内开启了需求端的刺激政策。

  08年后我国货币政策经历了三轮松紧周期。第一轮是08年10月至11年12月:08年下半年连续降准降息,带来09年经济大幅反弹,通胀大幅飙升,10年起货币收紧,加准加息。

  第二轮是11年12月至14年4月:11年12月开始降准降息,经济回升后,尽管未加准加息,但政策开始规范同业和理财投资非标业务(2013年8号文和2014年127号文),监管收紧,利率上行,导致经济承压。

  第三轮是14年4月至今: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14年上半年开始从定向降准降息到普降,经济回升后,16年下半年开始收紧监管政策,控制货币总闸门。

  图表:货币政策三轮宽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