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内外交困 王朝酒业改良路疑云重重

类别 : 公司分析  2019-01-03

  一度以“王朝的酒,酒的王朝”为消费者熟知的王朝酒业,正与“王者风范”渐行渐远。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王朝解百纳干红葡萄酒甜蜜素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消息,让本已受连续停牌阴霾笼罩的王朝酒业再次受到业界关注。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不仅此次被通报的产品在终端市场难寻踪迹,这一曾经知名的葡萄酒品牌在线下市场基本已销声匿迹。连年亏损的王朝酒业,与酒业多家企业之前传出的种种绯闻,也引发业界对王朝酒业借助外力扭转颓势的种种猜测。

  难觅产品踪迹

  在北京商报记者近两天的走访过程中发现,目前北京市场上王朝葡萄酒的产品覆盖率已大不如前。在分别走访了大型超市、中小型社区超市以及部分烟酒零售店后,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多个线下主流渠道均难觅王朝葡萄酒的踪迹。在双井家乐福,店员表示,目前店内销售的国产葡萄酒品牌主要为张裕与长城两大品牌。除这两大品牌以外,货架上还能够看到中葡酒业旗下的尼雅品牌葡萄酒。在华润万家、永辉等多家超市,张裕与长城出现的概率也远远大于王朝葡萄酒。在吕家营的一家社区超市内,还可以看到威龙等多个国产葡萄酒品牌,但王朝葡萄酒所占据的位置相当有限。

  通过采访多家葡萄酒商,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葡萄酒市场上,进口葡萄酒产品在中高端领域更受青睐,并且随着进口葡萄酒产品丰富度的提高,低端进口葡萄酒也成为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首选。而国产葡萄酒品牌以张裕、长城为主,王朝旗下葡萄酒产品在市场上的需求已相当有限,商家普遍不会选择大量进货。

  而王朝酒业旗下产品因甜蜜素登“黑榜”,在业界看来,将为线下本已表现不利的王朝酒业带来更多负面影响。根据11月1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报告,天津永辉超市有限公司武清分公司销售的标称天津市中法合营王朝葡萄酿酒有限公司生产的解百纳干红葡萄酒,经检测,甜蜜素含量为0.993mg/kg,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中对葡萄酒产品不得使用甜蜜素的规定。

  对此,融泽咨询酒类营销专家刘晓威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甜蜜素是常见的食品添加剂,在低端红酒中比较常用,王朝在解百纳干红中被查出有甜蜜素的消息,只会对王朝产生不利影响;至于影响多大,要具体来看事情有没有得到业界的持续关注,是否会发酵。北京商报记者也就此消息尝试联系王朝酒业方面,截至发文时止,并未取得王朝酒业方面的有效回应。

  业绩窘境仍存

  事实上,尽管王朝酒业已多次延缓发布最新财务报告,但在2018年年中发布的2016年中期报告中还能看到,王朝酒业已公开表示,作为王朝酒业线下的主要贸易渠道之一,全国超市渠道的销售表现不佳。随即王朝酒业表示,通过加入天猫商城开展电子商务业务,以进一步扩大销售渠道及开发新客户群。但在北京商报记者的调查中发现,被王朝酒业形容为“前景乐观”的电子商务业务,时至今日与张裕、长城等主要国产葡萄酒已呈现出较大的差距。“双11”购物节,长城在电商平台上卖得最好的一款产品月销量为17295件,张裕产品月销量最高为20647件,王朝最高一款产品的月销量仅为967件。

  在业界看来,无论甜蜜素事件,还是终端市场销售情况的低迷,都从侧面反映出王朝酒业的困局已从内部管理、经销商网络进一步蔓延至消费端。而王朝酒业消费端的窘境也反映到了业绩报表上。从已公布的数据来看,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的六个月,王朝酒业的总销售收入约为1.66亿港元,较2017年的2.36亿港元持续大幅下滑;集团的总资产约为8.12亿港元,少于2017年年末的9.09亿港元。不仅如此,在预期中,王朝酒业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6个月的未经审核的综合亏损,相较2017年同期,上升约20%。对此,王朝酒业方面坦陈,亏损幅度的大幅上升,是因为收入与毛利减少。而收入的减少,主要是因为东部以及东南地区若干分销商经营状况恶化影响。

  亏损的情况并不限于近一两年。纵观2012年到2016年,王朝酒业全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1.54亿港元、8.74亿港元、6.69亿港元、6.27亿港元、4.52亿港元,营收规模呈现出逐年收窄的状况。但值得注意的是,归属于公司所有者的亏损额,从2012年到2016年分别为1.1亿港元、5.52亿港元、3.94亿港元、2.06亿港元以及1.01亿港元,似乎正从巨额亏损的泥沼中走出的王朝酒业,此次又报亏损上升,在业内人士看来,或将面临退市风险。

  借力资本存疑

  酒业营销专家蔡学飞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尽管王朝的发展充满困难,但鉴于王朝酒业已经在“卖身自救”,而且目前可能有其他资本介入,大幅降低了王朝酒业退市的可能性。而之所以说目前可能存在其他资本进入王朝酒业,是因为目前对于很多同类与跨业的资本来说,上市是躲避资本寒冬的重要手段,也是企业经营发展的重要标志,曲线救国是普遍存在的。

  据悉,11月15日,已被多次公示的王朝酒业全资附属公司中法合营王朝葡萄酿酒公司,与天津颐养大健康小镇建设开发公司之间四亿元的交易,再次被王朝酒业发文确认。此次交易的资产,包含了土地使用权和地上建筑物,以及酒堡与相关设施等。

  与此同时,10月中旬,四川发展酒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发展酒业”)赴王朝酒业考察。考察过程不仅涉及了王朝酒业的生产线,还包含了王朝酒业的相关规划等内容。不过从公开渠道可以看到,此次川发展酒业对王朝酒业的考察,仅仅是试探性接触。但业界猜测,正大力布局酒行业的川发展酒业,与身处困境的王朝酒业之间的碰撞,很难不与投资或并购等联系起来。酒行业对王朝酒业的关注并不限于此,近期五粮液集团相关负责人便组团赴王朝酒业交流考察;更早前王朝酒业与郎酒之间的接触,更一度被业界猜测为郎酒借壳上市。然而,时至今日,王朝酒业这一“烫手山芋”,试图借力扭转颓势依然呈现出种种传闻,让企业的改良路显得疑云重重。

  刘晓威也猜测,王朝酒业本身仍然拥有良好的壳资源,如此频繁地与外部企业进行接触,或许是打算引入外部资本或外部资源进行资产重组。而又业内人士也指出,无论是川发展酒业还是其他白酒企业对王朝酒业进行战略投资亦或是直接“收入囊中”,不仅能够帮助投资方快速导入葡萄酒业务,丰富产品线;王朝酒业也可以凭借投资方的基友渠道快速扩充已经日渐低迷的线下渠道。但需要指出的是,“外来户”进入王朝酒业,想要嫁接资源推动王朝酒业复兴并非易事。尤其是随着国内酒水市场消费升级,进口葡萄酒大量入场抢夺市场份额,国产葡萄酒整体已在承压。在此情况下,连年亏损的王朝酒业想要借力脱困,难度颇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