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董秘:2018年困难多但选择也最多

类别 : 开卷有益  2018-12-06

  “现在是职业董秘最难抉择的时候,坚守、离开,还是转型?每一个选项都充满高度不确定性。”45岁的王兵(化名)对《金证券》记者表示,自己在目前这家公司已经干了4年,几乎是“职业董秘”的上限,而公司2017年初就已经排队IPO,材料更新了好几次,至今仍无下文。他透露,有不少拟上市企业向他伸出橄榄枝,他在纠结是否要跳槽。

  像王兵这样的职业董秘,市场上还有不少。对他们来说,2018年是困难的,也是选择最多的,今年的选择将对他们此后的职业生涯起决定性作用。

  职业董秘的日子不好过了?

  1973年出生的王兵2010年前还在长三角一家国企上市公司当董秘和总会计师,此后,他毅然辞去了国企的工作,成为一名职业董秘。他的职业发展规划很明确,辅佐一家公司上市之后,尽快到下一个东家,继续担当董秘,并寻求拿到一些股权。

  王兵告诉《金证券》记者,自己从2010年到2016年换了三个东家,一个是北京的流通企业,一个是北京的电子企业,还有一个就是现在的、浙江的某高新企业。“两家北京企业中有一家顺利上市,另一家希望不大就提前退出了”。现在的高新企业,2016年他就开始担任董秘,眼看着三年就要过去,IPO一直处在排队进程中,公司业绩开始下滑。“我原来计划在一家公司最多干三年,现在吊在半空中,进退两难。”王兵说。

  在A股市场,像王兵这样的人有不少,他们被称为“职业董秘”,逡巡于拟上市公司与上市公司之间,利用自己对财务、法律、投行业务的熟悉,利用自己擅长与各方打交道的经验,站在公司的角度上,成为公司上市的总协调人。职业董秘往往在公司上市之前一年进入,在公司上市之后一年退出,甚至有职业董秘创造了当年进入当年退出的奇迹。一般来说,职业董秘追求的最大目标是入职时获得的股权,上市后变现的预期把他们和拟IPO公司形成一种共进退的深度绑定。

  《金证券》记者了解到,从2017年10月证监会大发审委成立、IPO趋严以来,职业董秘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了,不得不考虑被“套牢”的风险。数据显示,本届发审委任职这一年,IPO的通过率是53.85%,否决率是33.46%。在今年1月,IPO通过率更是创造了36%的低点。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去年前十个月IPO的通过率是81%。

  见过的世面越多有价值

  “我现在面临几种选择”,王兵告诉《金证券》记者,第一选择是坚守,等所在公司顺利上市后退出,风险是上市被否;第二选择是离开,换一家有潜力的拟IPO公司,但所有的流程都要从头再来;第三选择是转型,不再当职业董秘,去做投行或者找一家业绩好的稳定的公司当高管。“每种选择都有利弊,身边不少同行都面临和我一样的烦恼。”

  上海一位职业董秘李磊(化名)告诉记者,职业董秘入职前大多会和公司谈好给多少股权,“一般是2%左右,有的是较低价出资,有的自己不用掏钱。”他透露,不管拿多少股权,自己是否需要出钱,都要和公司有个协议,即IPO上不了怎么办。

  上不了怎么办?“退股权啊,还能怎办?”李磊告诉《金证券》记者,如果免费给的股权,职业董秘一般薪水不会高,“行业年薪应该是百万左右,但只拿几十万。利润大头在公司上市后股权的套现上。”这期间,如果职业董秘离职或者IPO成不了,董秘要把股权退回,当然,公司也会把此前比较低的年薪补上。如果职业董秘是自己出钱拿到的股权,年薪一般是行业标准,此后离职或IPO成不了,有的会转给公司,也有的自己拿着处理。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招股书显示,王兵目前年薪只有20多万元,而公司其他高管均在百万级别。而李磊,因为是自己出钱拿的股权,所以年薪和公司其他高管差不多。

  李磊表示,2018年资本市场低迷不振,加上IPO过会率大幅降低,让不少职业董秘变得非常迷茫,即便是顺利上市的公司,董秘拿到的股权目前市值离当初的预期也相差太远。未来应该如何选择?他认为除了自身的职业规划,还要看企业所在行业的前景,看企业老板的为人和公司氛围,“很难找到所谓的最优选择”。

  采访快结束时,王兵对《金证券》记者透露,在三个选项中他目前比较倾向于离开,“今年股市差,对职业董秘来说选择的机会更多,现在帮助优质企业上市,拿到的股权肯定比2016年那时候要多,价格也更加低,而两三年后,A股肯定会好起来。”此外,他和李磊都认为,职业董秘的价值就是体现在“流动性”上,“见过的世面越多,越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