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预期分流赴港上市 高新企业欲借机抬高估值

类别 : 估值技术  2018-12-06

  追踪“科创机遇”

  科创板的落地,也被认为将对“新经济”企业香港上市造成一定分流的影响。有投行人士表示,一些原计划赴港上市的企业,如今多持观望态度,希望等科创板推出后再视情况选择上市地点。

  经过长达11个交易日的连续大涨后,11月20日,创投指数(884151)下跌4.93%,报收2118.25点。

  不过,创投指数的回落并不能改变科创板即将推出的预期,自11月5日在进博会中被提出设立后,科创板何时落地就备受关注。

  21世纪资本研究院了解到,为“备战”科创板的顺利推出,包括上交所、地方金融局、券商投行和企业等在内的各级机构,都在为此做诸多准备和努力。

  其中,部分投行通过设立专门机构,以此希冀在推出科创板后能够第一时间参与并分得一杯羹;不少企业透露出对科创板上市的兴趣之后,行业估值生态悄然发生改变。

  11月20日,上海一家PE机构负责人透露,近期其在长三角地区调研一家公司时,由于科创板的推出预期,企业“谈估值变得硬气了”。

  科创板的落地,也被认为将对“新经济”企业香港上市造成一定分流的影响。有投行人士表示,一些原计划赴港上市的企业,如今多持观望态度,希望等科创板推出后再视情况选择上市地点。

  “科创板的确会对港交所产生一定影响,但目前科创板无论是推出时机、规则都没有确定,具体程度很难预判,关键还在于推出后成熟度的问题。”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说。

  企业蠢蠢欲动

  自科创板在进博会中被提出设立,虽然推出日期、有关细则等各方面均未明晰,但市场对此的期待却颇为热情,无论是高新技术企业,还是创投企业,已有多家表达了欲赴科创板上市的意向。

  沪江网成为最早一家被爆出欲赴科创板上市的科创企业。

  11月上旬,有市场消息称沪江网正在研究赴科创板上市,并与监管部门有积极沟通,将有望被纳入首批科创板企业,实现“科+H”的良性互动。

  今年7月初,沪江网曾启动赴港IPO上市,并在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但截至目前沪江网仍未通过聆讯。

  不过,沪江网有关负责人随之表示,公司对赴科创板上市的消息不予置评。

  滴滴也被认为很可能成为科创板试点企业之一。今年4月以来,滴滴曾先后传出赴美和赴港上市的消息,但随着多起“顺风车安全事故”的发生,目前滴滴主要精力已转移至安全领域,上市一事也被传搁浅。

  11月20日,对于公司可能赴科创板上市的消息,滴滴有关负责人仍以“不予置评”回应,并再度强调“All in安全”这一话题。

  与滴滴类似,易到有关负责人也在当日回应公司可能赴科创板上市消息时表示“不予置评”,但易到拟单独IPO的消息已在某个侧面被证实。

  11月中旬,赫美集团(002356.SZ)公告称,将终止与韬蕴资本的战略合作。这意味着赫美集团收购北京东方车云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东方车云”,即“易到”)53.82%股权的计划作废。

  对于终止合作的原因,赫美集团方面表示,东方车云拟独立进行境内或境外IPO申报。

  此外,包括信息发展(300469.SZ)、亚夏股份(002375.SZ)、上海新阳(300236.SZ)等十余家上市公司还披露了旗下企业对登陆科创板的意向和兴趣。

  其中,亚夏股份近日表示,旗下盈创科技作为完全自主技术创新的公司,具备上市的基础条件。

  亚夏股份称,盈创科技的3D打印商业化已显成效,其2017年度已实现盈利。目前,盈创科技拥有133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19项,是全球第一家掌握3D建筑打印的高科技企业。

  21世纪资本研究院还了解到,随着科创板的推出预期,一些高科技企业估值也水涨船高。

  上海一家PE机构负责人表示,长三角一家去年还在亏损的高新技术企业,原计划在2023年登陆主板上市,但在目前进行C轮融资时,随着科创板的设立,令企业开始观望。

  “企业觉得自己能上(科创板),谈估值也变得硬气了。”上述PE机构负责人说,“现在也没办法,只能等政策、细节落地再看了。”

  或分流赴港上市

  科创板的设立,以及对高新技术企业的吸引预期,也使其正式落地后被认为将对目前国内“新经济”企业赴港上市带来冲击,形成分流效应。

  2017年第四季度以来,国内“新经济”企业开始争相赴港上市,至今年10月,包括小米集团(1810.HK)、美团点评(3690.HK)等多家互联网行业巨头企业均成功在港交所上市。

  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德勤曾发布研究报告称,今年上半年,香港市场的IPO就超过百起,IPO数量为全球最多,较2017年上半年的68家同比增长48.53%,新经济新股成为全港最大型新股。

  付立春认为,过去由于A股的制度限制,具有同股不同权、暂未实现盈利的互联网企业难以在A股上市,往往只能选择赴港或赴美上市,上半年虽然一度筹划推出中国存托凭证(即CDR),但最终仍未正式落地。

  “虽然科创板目前详细政策还没有披露,但作为注册制试点,我认为科创板应该是独立的交易所市场,对应多层次板块体系。设立初期,可以对照美国纳斯达克的全球精选市场,选择绩优的科技创新企业。稳定成熟后,可以降低上市标准,引入更多企业等参与者。”付立春说。

  中金公司王汉锋谈及科创板时表示,科创板潜在制度创新除实行注册制外,也有可能放开同股不同权的要求,为一些国内“独角兽”企业上市及海外中资股回归提供便利,同时也有可能对企业盈利要求有所放松,并进一步加大对产业自主、高科技企业的支持,以起到促进科技创新的作用。

  有券商投行人士对21世纪资本研究院表示,随着科创板的预期愈发明确,一些原本计划在港交所上市的企业,目前也在观望这一政策的落地。

  “(科创板)上市标准还没有明确,所以不知道具体什么企业能够上市。目前来看,有接触过的高科技公司确实在观望,如果可能会尽量选择在内地上市,而不是去香港或者美国。”11月20日,上海一家大型投行人士说。

  为了“备战”科创板,不少券商也为此设立专门的对接机构,通过自拟科创板入选企业标准,并遴选部分符合条件的企业,以期在推出的第一时间入场抢食。

  但21世纪资本研究院了解到,目前对科创板抱有热情的仍多为大型券商,中小券商更多呈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态势。

  不过,由于科创板仍属于“新生儿”,其能否对港交所产生大的冲击,目前仍难判断。

  付立春表示,科创板自身的发展,应是一个渐进过程,“通过科创板的增量改革,影响并改善其他资本市场也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