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没有了

FF气数已尽?资金只能撑两月 贾跃亭“大获全胜”却已耗不起

类别 : 宏观趋势  2018-12-06

   继败走乐视后,贾跃亭执掌的FF也处于破产边缘。

  10月31日,Faraday Future (以下简称“FF”)发布声明称,为了面对严重的现金流困难,将不得不立即采取临时应对措施。

  根据声明,FF在过渡期将选择留下约500多位员工,多数员工为核心团队成员,其中主要为完成FF 91量产和交付的工程研发、生产制造及供应链团队。

  此前,FF已经开始全员降薪。10月22日,FF内部邮件表示,将对全体员工降薪20%,还将不得不采取裁员行动。其中,公司创始人兼CEO贾跃亭将只领取1美金年薪。

  据了解,贾跃亭从2014年12月开始宣布造车,规划了美国FF和中国“乐视超级汽车”两个项目,但实际上核心技术资产均在FF.2016年11月,贾跃亭创立的乐视帝国开始崩塌,此后贾跃亭远避美国,希望通过FF“东山再起”。

  这并非FF首次面临这种局面。据了解,FF曾在两年内烧掉9亿美元后,资金陷入匮乏,研发工作曾中断近一年。直到2017年年底恒大入股FF,其资金问题才得以解决。

  但随着恒大和FF在“补充协议中约定的付款条件”产生分歧,FF再度陷入资金紧张。10月3日,FF在港向恒大提出投资相关仲裁,10月8日恒大健康一纸公告将两者不睦公开,FF与恒大的投资“罗生门”持续发酵,FF的命运由此转向。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时间财经表示,仲裁事件对FF带来重大影响,FF91量产计划将不得不延迟。FF的后续融资,不管是香港还是美国市场,难度都很大。同时,国内造车势力很多,FF又处于这么复杂的情况,一般企业根本无法兜底。至于FF和恒大集团的仲裁,最大可能是双方和解。

  只能撑两个月

  目前,FF再次处于“危机时刻”。据报道,FF创始人之一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曾表示, FF公司的资产实际上已资不抵债,充其量只能苟延残喘。“我觉得我在法拉第未来的角色不是一条我能走的路,所以我选择离开公司”。

  根据FF声明,今年5月1日之后加盟FF的员工,大部分将会在11月和12月停薪留职,对于今年5月1日之前加盟的员工,将会继续留在公司推进FF 91量产交付工作,但是工资需要临时下调。

  此次调整后,FF将仅留下500多位核心团队成员。FF方面此前表示,FF全球近2000人,其中美国有1300人。据媒体援引一名FF美国研发人员表示,FF内部很久前就已列出“如果裁员,哪些人先走”的名单。该名人士预计,此次裁员比例约为25%,如果FF 与恒大在香港的仲裁结果不达预期,走的人或许会更多。显然,此次裁员比例超过预期。

  据业内人士表示,按照目前的停薪留职、降薪工作的情况,目前计划的是到12月底还能运转,“肯定没多少钱的,这两个月就是生死线了”。FF在其最新公告中表示,预计此次的临时措施会持续到12月底,但这将取决于我们正在积极推进的各项融资进展。

  更为严重的是,FF的核心高管团队也出现动荡。据了解,2014年4月,Tom Wessner、FF研发与工程高级副总裁Nick Sampson、FF人力资源副总裁Alan Cherry、贾跃亭以及当时的乐视高级副总裁聂天心(Tony Nie)联合创办了FF。

  但2018年7月和8月,FF联合创始高管Tom Wessner、Alan Cherry宣布离职。此后的10月底,FF全球研发高级副总裁PeterSavagian已经从公司离职。至此,FF创始人就只剩下贾跃亭。如此密集的高管团队离职,将对FF接下来的融资极为不利。

  为了走出困境,FF加快了融资节奏。据FF内部人士表示,FF正与3到4家国际性金融机构就融资事宜进行接触,有可能在近几天内达成服务协议。此前,曾传出贾跃亭与红杉及某中东基金接触的消息,但随即遭到红杉方面的否认。

  恒大FF“互怼”

  至于为何陷入困境,FF将责任推到恒大身上。FF在公告中表示,恒大健康最近的一系列违约导致了FF正在面对严重的现金流困难,作为最大股东的恒大健康破坏了FF的资金规划,并且阻挠了FF利用自身资产抵押融资的行动。

  据了解,2018年6月底,恒大健康公告称,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公开信息显示,恒大健康已经向FF支付8亿美元投资,并约定于2019年12月31日之前、2020年12月31日之前分别投资6亿美元和6亿美元。随后,恒大健康向FF美国派驻财务人员,逐渐接管FF中国的管理。

  但随后,双方在补充协议签订、提前打款、管理权等问题上发生争议。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恒大已经在今年5月提前支付了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7月又与贾跃亭签订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可提前支付7亿美元。随后双方在是否满足支付条件上出现分歧,FF以此于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

  10月25日,FF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申请的紧急救济结果出炉,但这却再次引发“唇枪舌战”。FF始终强调自己活得决定性、全面的胜利, 并称FF已正式开启全球融资。

  但恒大却并不认可FF的说法。恒大方面对时间财经表示,紧急仲裁属于紧急济助措施,在法律上不存在获胜一说。根据恒大健康公告显示,时颖收到紧急仲裁的结果,仲裁员驳回Smart King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驳回Smart King突然提出的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鉴于FF及贾跃亭在严正声明中偷换概念、混淆视听,误导公众,目前恒大内部正在与律师团队研究,考虑对FF及贾跃亭提起诉讼。

  不过,FF提出的“5亿美金替代融资权的申请”,确实得到仲裁庭的支持,获得了“喘息”的机会。恒大方面表示,这是考虑到 FF目前已濒临破产,此举是为了支持 FF 的业务发展和保护股东的共同权益。据了解,Smart King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估值不得低于时颖投资后的估值,时颖拥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

  2017年底,曾有业内人士将FF能否成功,列为2018年十大悬念之一。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谜底很快就要揭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