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辉联手屈臣氏 斥资6亿进军粤港澳:“盲目扩张”?

类别 : 宏观趋势  2018-12-06


  近日,屈臣氏集团、永辉及腾讯举行联合发布会,宣布组建合营公司“百佳永辉”。新公司将整合屈臣氏集团旗下百佳内地超市业务,以及永辉超市在广东省的商超业务,三方持有股权比例分别为50%、40%、10%。

  百佳超市为李嘉诚旗下产业,在广东、香港、澳门有超过300家门店。百佳超市与惠康超市是香港两大连锁超市,共约占据香港80%的市场。1984年,百佳成为首家登陆中国的外资零售商,目前在广东省有50余家分店。根据官网资料,这些门店分布在深圳、广州、东莞、珠海、江门、佛山等七个城市。

  新零售行业分析师王利阳告诉时间财经,这无疑是一次优势互补的合作。另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此次合作已经暴露出一些问题。

  各取所需

  根据合作协议,此次新成立的合资公司所有门店均将使用“百佳永辉”品牌。这意味着,广东省内的永辉超市红标店、绿标店、百佳中国所有店型店名,将同步变更为“百佳永辉”,初期预计将有70余家门店。永辉超市创始人张轩宁在接受媒体群访时表示,未来开店速度应该会更快,第一个目标是快速达到年销售100亿元人民币。

  从合作方案来看,王利阳认为这次合作的主要推动者应该是永辉。作为目前国内增速最快的商超(过去8年复合增长率达26%),永辉最近几年一直处于高速扩张的状态,试图与高鑫零售(大润发和法国欧尚的上市母体)争夺第一商超的宝座。

  截至2018年上半年,永辉门店总数已达到952家,其中15%的门店共计143家,都是今年上半年新开,其中43家红绿标、20家超级物种和80家永辉生活店。

  合资公司成立之后,如果以张轩宁所预计的年销售100亿人民币为基础,以永辉2018年的开店的速度推算,那么有可能在未来两年内营收超越高鑫零售。如果整合及自身业务发展顺利,则净利润最快有可能在2018财年超越高鑫零售。

  永辉的广东门店数仅48家(包括13家红标店、5家绿标店、21家永辉生活、9家超级物种),仅占门店总量的5%。相对在福建、北京、安徽、重庆等市场的发展而言,永辉在广东市场的发展是比较薄弱的。百佳超级在广东省内共有56家分店,借助百佳在广东市场的渗透力和影响力,可以弥补此前永辉在广东的市场份额缺失。

  这些都是眼前的好处。长远的好处是,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即将出炉,百佳超市的根基在香港澳门地区,在粤港澳门店数超过300家,供应链遍及全球,是永辉快速开拓粤港澳大湾区市场的最好选择。

  另外,百佳从2013年传出寻求出售的消息后,在内地市场业务逐步收缩,2014年9月退出云南,2016年3月退出成都,将业务收缩到以广东为主的南中国区,营业表现并不亮眼。

  目前百佳虽然在广东市场还有一定的渗透力和影响力,但在生鲜、水产、蔬果方面的经营能力不如永辉。二者合作后,可以借助永辉和腾讯在供应链、门店、数字化等方面的优势进行整合和改造。

  腾讯在此次合作中获得好处,除了未来可以扩大广东地区智慧零售技术输出,及通过提高门店效率获得更多股权收益,更多的其实是远期的。

  2016年8月,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拿下首批香港储蓄支付工具牌照后,便在香港展开了移动支付争夺大战。为吸引香港人扔掉信用卡和八达通,双方烧掉了大笔资金。

  目前,微信支付已经覆盖香港主流的大型商场及连锁品牌,其中包括海洋公园、莎莎、卓悦、周大福等各大品牌连锁店,但唯独在2018年3月被支付宝抢走了与李嘉诚手下产业合作的机会,这让支付宝迅速占领了更多香港用户的日常消费场景,这成为腾讯一大心病。

  这一次的三方合作,也许会在未来特别是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出炉之后,为腾讯与李嘉诚手下产业合作创造更多机会。

  但王利阳认为,在这次合作中腾讯更多的是跟随的角色。虽然外界一直将腾讯当作阿里在新零售方面的对手,腾讯和阿里的基因不同,电商、零售是阿里的根本,而社交和技术是腾讯的根本。在新零售布局上,阿里掌握着更多的主动性。

  换句话来说,腾讯不如阿里那么懂商业,少了很多主导的可能性。相比阿里在银泰商业等新零售案例中的主导推进,腾讯更多的是技术支持的角色。马化腾在10月31日发出的公开信中也明确说明,腾讯并不是要到各行各业的跑道上去赛跑争冠军,而是要立足做好‘助手’,帮助实体产业在各自的赛道上成长出更多的世界冠军。

  隐患

  值得注意的是,与阿里和三江购物等商超的合作案例不同,百佳、永辉及腾讯此次采用的合作方式是合营也就是工商注册一个新公司的形式,而不是永辉直接入股百佳或收购百佳。

  10月24日永辉发布公告,称永辉将其持有100%广东永辉股权及100%深圳永辉出资置入合资公司,估值 6.23亿元,占股 50%;百佳中国则置入96.67%广州百佳股权及现金 1899万元,估值5.02亿元,合计占股 40%;腾讯以现金1.25亿元增资,占比10%。

  新公司董事会由6名董事组成,永辉超市有权委派3名董事,百佳中国有权委派2名董事,腾讯有权委派1名董事。董事会设一名董事长,由永辉超市委派的董事担任。

  相比而言,合营并不是一种较稳定的合作关系,此前就有不少合营失败的案例。与此次三方合作性质比较类似的是腾讯、百度、万达合资的公司“腾百万”。2014 年,腾讯、百度、万达合资成立了一家名为“飞凡”的电商平台,总投资 50 万,万达持股70%,腾讯和百度各持 15%。这也被外界称为“腾百万”,当时的口号喊得很响亮,称 5 年内要投资 200 亿元,打造全球最大的 O2O 电商公司。但“腾百万”只经历了短短两年时间就解散,三家貌合神离,缺乏合作基础被认为是导致散伙的主要原因。

  腾讯作为“腾百万”的参与者,不可能不知道合营的风险,为何这次最终百佳、永辉、腾讯三方还是选择合营呢?

  永辉10月24日的公告中披露了合作的广东三家百佳公司的经营情况,2018年上半年,广州百佳净利润412.2万,江门百佳净利润6.7万,东莞国贸则亏损284.1万。三家净利润总和134.8万。百佳经营情况并不乐观,并不算特别优质的收购或入股标的。

  另外,目前收购还涉及审批时间过长的问题。2016年11月,阿里宣布将以21.5亿元入股三江购物,占股32%。但由于阿里持股突破30%上线,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阿里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行为触发要约收购义务,需要等待监管层的审批。过去一年多里,审批批文迟迟没下发,导致阿里资金无法到达三江账户。直到今年8月,审批才真正完成。

  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选择合营的主要原因也许在于永辉现金流不足。

  永辉超市2018年半年报显示,期内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当期净额为13.08亿元,同比下滑49.79%。对于该数据变动的原因,公司方面表示“主要系本期支付给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增加及新开业门店支付的各项费用增加所致。”

  与此同时,永辉超市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103.8%至2.08亿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则由-1.75亿元增长至-12.06亿元,涨幅达590.59%。现金流量表中三项核心数据同时走低,这是零售市场在外部资本大规模介入下,流量与渠道成本推高的同时,永辉超市跑马圈地扩张后必须面对的境况。

  一方面自2017年以来,该公司新增门店总数几乎等于中国商超TOP10其余9家公司新增门店总和。这也导致除巨额的费用支出外,管理和人才的成本水涨船高;另一方面,该公司对标世界供应链标杆巨头SYSCO(SYY.N)布局的生鲜供应链,付出的成本亦不容小觑。业内专业人士分析认为,永辉超市现金流逐渐吃紧状态恐将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