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季度非储备金融账户现逆差 预计证券投资净流入近500亿美元

类别 : 估值技术  1970-01-01

  “虽然剔除净误差和遗漏后,预计三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仍然是顺差,但需要注意的是,今年以来,该数据保持顺差主要原因是证券投资项下净流入大幅增长,如果四季度中国资本市场预期仍然较差,这部分外资资本可能会流出。”北京地区一位外资行分析师表示。

  11月5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2018年三季度及前三季度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显示,三季度我国经常账户和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含当季净误差与遗漏,下同)呈现“一顺一逆”的特点。

  分部门来看,今年三季度经常账户顺差160亿美元,较二季度增长200%,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160亿美元,其中,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逆差188亿美元,而二季度则为顺差300亿美元(正式数,初步数为顺差182亿美元);储备资产减少30亿美元。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就2018年三季度及前三季度国际收支状况答记者问中指出,2018年三季度我国国际收支继续保持平衡,未来我国经常账户差额将保持在合理区间,跨境资金也仍将保持双向流动、总体平衡的局面。

  预计证券投资净流入500亿美元

  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中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出现188亿美元逆差,是否表示三季度我国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出现净流出?多位国际金融相关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初步数中的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实际上包含了净误差和遗漏,如果剔除净误差和遗漏,三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应该是顺差趋势。

  外汇局数据显示,三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中直接投资净流入13亿美元,具体看,对外直接投资净流出230亿美元,外国来华直接投资净流入243亿美元。另外,据不完全统计,三季度证券投资呈现近500亿美元净流入,存贷款等其他投资呈现100亿左右净流出。

  “虽然剔除净误差和遗漏后,预计三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仍然是顺差,但需要注意的是,今年以来,该数据保持顺差主要原因是证券投资项下净流入大幅增长,而这与上半年金融开放相关。但金融资本进出速度较快,如果四季度中国资本市场预期仍然较差,这部分外资资本可能会流出。”北京地区一位外资行分析师表示,“中国监管部门也需要对这部分外资流入保持警惕,防止出现此时之蜜糖,他日之砒霜。”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也认为,在我国资本市场逐步开放的大背景下,资本与金融项(特别是证券投资项)在国际收支平衡表、代客涉外收付、结售汇数据中的重要性得到比较明显的提升,外资买股买债所带来的证券投资项资金流入正成为平衡国际收支、供给外汇资金的重要一方。

  “如果未来几个月证券投资项的贡献有所减弱,或者说外资进入中国买股买债的力度出现边际减弱的话,将很可能导致我国外汇供求以及汇率方面将承受越来越明显的压力,而从目前利差、汇率等周期性因素已转负面来看,这似乎已经成为既定事实。”谢亚轩表示。

  10月份陆股通数据显示,北上资金净流出105.3亿元,创2016年以来单月净流出最大值;债市托管机构中债登最新公布的数据也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境外机构该公司的债券托管量为14425.52亿元,环比9月份仅增加2.54亿元,显示外资增持中国金融资产的速度有所下降。

  经常账户顺差大幅度增长200%

  而从经常账户的变化来看,三季度经常账户顺差160亿美元,较二季度增长200%。其中,国际收支口径的货物贸易顺差1008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822亿美元。初次收入由二季度逆差207亿美元转为顺差11亿美元,主要是三季度我国对外各类投资收益增加较快。

  而杭州地区一家纺织品企业负责人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三季度的确存在“抢出口”的情况。“虽然从9月份开始,关税增加了10%,但因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贬值,因此对企业的影响不算大,预计今年四季度出口量仍然会保持增加态势。但仍然担心如果明年加税幅度上调到25%,会对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因此已经提前准备好收缩战略,也会考虑海外建厂。”

  此外,虽然三季度经常账户顺差大幅度增加,但仍然没有改变前三季度我国经常账户的逆差状况。外汇局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我国经常账户逆差为128亿美元。这也是国际收支平衡表公布以来经常账户前三季度首次出现逆差。

  对此,王春英在2018年前三季度外汇收支形势答记者问指出,当前我国经常账户差额处于合理均衡的区间。经常账户趋向平衡一是我国国内经济发展、制造业发展模式转变、居民消费能力增强的客观反映,二是表明内需对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显著增加,其基本平衡有利于提高我国宏观调控主动性,对全球经济再平衡也具有重要贡献。

  相关报道

  三季度国际收支“一顺一逆” 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转为逆差

  外汇局:三季度经常账户和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呈现“一顺一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