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荣与崩溃的十字路口---管清友著

类别 : 投资哲学  2018-08-20
繁荣与崩溃的十字路口---管清友著本文为作者新著《后天有多远?》的前言“繁荣与崩溃的十字路口”之第一部分。人类进入新千年以来,世界经济的增长得益于全球化而出现了百年难遇的大繁荣。失去约束的货币发行机制塑造了一个虚假的繁荣泡沫,能源价格登上新的历史高峰。这十年中,我们经历了货币泛滥、石油泡沫、粮食危机以至金融危机的考验,全球气候变化正在影响我们的生活、经济发展和社会行为。货币泛滥造成了全球流动性过剩,经济出现非理性繁荣,投机盛行,最终酿成全球性金融危机。一些国家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货币单位以“万亿”计,社会动荡,政权更迭。中国历史上因为通货危机而导致王朝倾覆的历史在现代社会一次次重演。资源的枯竭,油田的衰减,加之流动性的推动,石油价格经历了史上最长的上涨周期并创下历史最高记录。石油泡沫严重冲击了经济发展,特别是那些严重依赖石油资源的以重化工业为特征的经济体,中国首当其冲。无论经济繁荣还是衰退,环境恶化和全球变暖正在每时每刻的发生并产生着影响:极端异常气候发生的频率在增加,干旱、洪水、沙尘暴、海平面上升正在造就一个又一个生态灾难,酿成社会动荡甚至政权不稳。如今,高增长、低通涨的时代已经结束,高通涨、低增长的时代已经到来。但是,我们也不必太过于悲观。通货危机、石油泡沫、气候变化会给世界经济乃至人类生活带来无法估量的冲击,甚至是一些学者所谓的“文明的倒退”,但这也许正是人类摆脱化石燃料,实现能源利用转型和生产、生存方式转型的重要契机。能源危机会促使人类发展替代能源、改善环境和应对气候变化,世界经济结构将出现重大调整和提升,也许这是一场新的工业革命的开始。1972年罗马俱乐部出版《增长的极限——罗马俱乐部关于人类困境的报告》时曾遭到很多经济学家不屑和批评。而三十多年后,当我们面对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不断攀升的石油价格和全球变暖的趋势时,我们不得不承认,经济学家对能源生产消费和价格的漫不经心和对人类创造力的过度自信并没有证明他们的正确性,而只能说明他们选择的观察尺度太短。时间将会证明谁是最后的智者。当我们重新审视我们当时的浅薄,我们只能懊悔不已。对于自然,如果我们无所畏惧,那一定是因为我们无知,正所谓“无知者无畏”。因此,与其说新能源发展、低碳经济等等新概念新模式是人类主动适应自然环境、经济环境变化的变革之举,倒不如说人类已经被逼到了悬崖之角,这些模式成为人类走出能源危机、经济危机和气候危机的一个重要选项。人类能否回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能否管理好赖以生存的经济社会环境、生态环境和大气空间直接决定着我们的未来:繁荣还是崩溃。正如贾雷德.戴蒙德在其《崩溃:社会如何选择成败兴亡》一书中的悲观预言:由于当前的人类社会过着不可持续发展的生活,不管用何种方法,世界的环境问题都必须在今天的儿童和青年的有生之年得到解决。惟一的问题在于,是以我们自愿选择的愉快的方式来解决,还是以不得不接受的不愉快的方式来解决,如战争、种族屠杀、饥荒、传染病和社会崩溃等。我们已经遭遇了许多危机。对于人类而言,这是威胁,也是机会。由“危”转“机”不仅需要理念和口号,而且更需要行动。只有把口号落实到行动上,我们才能创造人类的未来。正如布达佩斯俱乐部主席拉兹洛先生所说的那样,未来不是被预测而是被创造。管清友著,《后天有多远?——通货危机、石油泡沫和气候变化》,蓝狮子财经出版中心和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年7月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