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百座城面临破产 加州纽约州经济几陷瘫痪(转)

类别 : 价值投资人  2018-08-20
美国百座城面临破产 加州纽约州经济几陷瘫痪(转)   来源于广州日报   美国债务危机正向城市蔓延,美国地方政府绞尽脑汁寻出路:   裁减公务员、出售政府大楼、削减警员、调高学费、瓶装水加税……  美国地方政府总负债高达2万亿美元,明年或有100多座城市宣告破产。如果这些地方政府不尽快缩减赤字漏洞,很可能会引发经济的二次探底。  ——华尔街著名金融分析师惠特尼  本月19日,因成功预测花旗银行破产而声名鹊起的华尔街“美女”分析师惠特尼表示,由于无法偿所欠下的数以万亿计的巨额债务,超过100座美国城市可能在2011年破产。惠特尼警告称,美国地方债务危机是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很可能会将美国拖离经济复苏的轨道。  经济衰退令美国地方税收锐减,社会保障等支出却急升,资不抵债的风险飙升,早已债台高筑的州郡更雪上加霜,情况恰如欧洲重债小国,故外界称为“美版欧债危机”。  统计显示,目前,美国州和市政府的债务总额高达2万亿美元。在捉襟见肘的困境下,“汽车城”因掏不出钱而被迫削减警力、减少照明、道路维修和街道清洁服务;加州州政府将公立大学的学费大幅调高32%……  ——专题:党建军、王希怡  本报讯 经济衰退令美国地方政府税收锐减,社会保障等支出却急升,资不抵债的风险飙升。早已债台高筑的州郡更雪上加霜,情况恰如欧洲重债小国,故外界称之为“美版欧债危机”。  预警不断:100座城市明年恐破产  美国华尔街“美女”分析师惠特尼因成功预测花旗银行破产而声名鹊起。19日,她再次警告,已经拖垮多家银行甚至整个国家的债务危机,明年可能向城市蔓延,美国有超过100座城市明年可能会破产。惠特尼认为,美国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是目前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可能会使美国脱离经济复苏的轨道。  惠特尼本月19日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采访时说:“除了房地产,债务危机是美国最严重的问题,也肯定是对美国经济最大的威胁。”  “我深信你将会看到一系列市政债券违约。你会看到大约50到100座城市发行的债券违约,甚至更多。这些债券总值可达数万亿美元。”惠特尼说。  对于美国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作了简洁的概括:“我们花太多钱在每一件东西上。我们透支太多。我们疯狂地贷款。现在信用卡刷爆了。我们现在需要从洞底下爬上去,而这个洞我们挖了10年有余。我们必须慢慢爬出去,但这很艰难。”  州市现状:债务总额达2万亿美元  据报道,美国州政府和市政府的债务总额高达2万亿美元。美国各州开销比税收多出近5000亿美元,而且还面临1万亿美元的福利基金缺口。  目前,“汽车城”底特律已开始削减警力、减少照明、道路维修和街道清洁服务,近五分之一的人口受到影响。随着美国汽车业的衰落,底特律缺乏足够的财力来为90万城市人口提供服务。 “各城只能自力更生,因为政府自顾不暇。”伦敦经济学院经济地理学教授安德列斯普斯说,“市政府不得不自己还债,某些城市可能将被迫采取大幅度削减开支的措施,如底特律。”  邻近的伊利诺斯州开销是收入的两倍,欠账近半年。但伊利诺斯州州立大学已经欠债4亿美元。据悉,该州面临债券违约的风险为21%,是美国各州中最高的。在加州,州政府已经将公立大学的学费提高32%。亚利桑那州已经将州国会大楼和州高等法院大楼卖给投资者,然后再租回来使用。  美国50个州中,已有一半的州裁减政府雇员,22个州开始推行无薪休假计划,至少28个州已经下令全面预算削减,其中很多州更推出针对特定机构的大幅削减计划,退休金计划的财政缺口也变得越来越大。  后果严重:预算缺口“史无前例”  美国全国州长协会报告在6月报告称,各州总开支连续两个财年下降,这是40年来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虽然习惯了经济循环的盛衰浮沉,但美国官员和负责做预算的人正面临从未经历过的情况:年复一年的缺口正加速增长。通常情况下,赤字问题大多通过预算手段解决,但此次危机的深度正迫使各州放弃以前策略,而不得不“真枪实弹”地削减预算。  而一旦“真枪实弹”地削减预算,必然危及民众生活。比如,教育经费占到各州总开支的近三分之一,医疗开支,将占到超过一半,真正的削减措施必然招致激烈的反对,美国各州早就爆发了各类的罢工潮。  更糟的是,地方的财政困境,并不能指望通过脆弱的经济复苏缓解。奥巴马曾在6月非同寻常地要求国会向各州紧急援助500亿美元,以避免各地教师、消防员和警察遭裁员。在美国,只有联邦政府允许出现赤字,地方必须平衡预算,否则将面临债务违约问题。目前已有11个州面临大幅预算缺口(超过总开支的10%),而且缺口很可能持续到2013年。这种持续的预算缺口在现代美国政府历史“史无前例”,只有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期间才出现过。  随着房产贬值、居民收入减少、消费者停止购物,政府税收锐减,已使得原本就资金不足的养老金计划面临“灭顶之灾”。如今,曾经兵强马壮的各州政府正接近财政灾难的边缘,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及其持续冲击已导致2010年的“清算”:  一方面是联邦政府刺激资金的终结,另一方面是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各州正面临令人难以置信的连续三年预算赤字,势在必行的预算削减将导致就业岗位的减少,公共服务的收缩,伤及数以百万计美国人的生活。具体案例   加州和纽约州经济几乎陷瘫痪  本报讯 从规模上来讲,这场财政灾难在加州和纽约州尤为严重。这两州的经济规模都超过希腊。由于面临结构性赤字,加州和纽约州经济几乎陷入瘫痪。  在加州,来自共和党的前州长施瓦辛格和控制议会的民主党人之间的政治对抗一度陷入僵局。去年,加州被迫发行记名认股权证,今年预算出现190亿美元的缺口,又是一片混乱。在纽约州,尽管民主党人控制了所有的经济杠杆,但依然找不到一种可令公共部门雇员工会接受的减支协议,要知道,民主党的很多票都来源于这些公共部门雇员。  换个角度来看这场危机。不久前,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县三分之二的图书馆分部可能会因为缺乏资金而关闭,“我们都快要抓狂了。”9岁孩子张伯伦的妈妈杰西卡说。于是第二天,小张伯伦组织他三年级的同班同学写了一封抗议信,而且,他们还自己卖汽水,将赚到的595美元放在一个空饼干盒里寄给当地图书馆的馆长,“这真的非常感人。”希瑟说,他9岁的儿子也参与了此次活动。  对于当地人来说,这一切都令人震惊,他们早就习惯了似乎永远都不会终结的经济繁荣。最后,当地官筹集了350万美元,使得一些图书馆免于关门,张伯伦家附近的图书馆就保了下来,但预算问题仍在继续。  乍看之下,雷曼兄弟的倒闭和张伯伦家附近图书馆的倒闭没有相似之处。可是,尽管规模不一,这些经济灾难的实例背后存在同样的“主旋律”:遇到好光景、前途看似一片光明时,各种以贷款为基础的投资涌现。没有人会担心还贷的问题,因为每个人都觉得在账单到来时,自己已经变得更富有。金融衍生品、缺乏现金的贷款购房者、发行债券和承诺上调养老金的政府——这些不同的行为其实都在制造巨大赤字。只有在泡沫破灭时,人们才无法支付账单。问题是,太多人已忘了泡沫总归要破灭。  幕后  为了填补窟窿  措施“五花八门”  本报讯 在捉襟见肘的困境下,美国地方政府正采取各种措施,其手段可谓“五花八门”,而实则无法填补巨大的赤字窟窿。  花光“雨天基金”  2006年年底,各州预留日常开支的12%作为储备资金,被称为“雨天基金”。但如今,即使是这一美国历史最高储备金比率也不足以弥补多数州的预算缺口,地方政府都花光“雨天基金”。为此,美联储主席伯南克10月曾呼吁各州建立规模更大的“雨天基金”,为未来困境提前做准备。  当然,并非是所有州都有充足的“雨天基金”。美国有14州预计储备金比例不到年度开支的1%,基本上这些州就是“月光族”。此外,多数州的储备金都低于安全警戒线之下。  瓶装水也被增税  很多州都不愿意在经济不景气时广泛加税,取而代之的是向税收优惠措施开刀、填补税收漏洞、严惩逃税者,以及对烟草、酒类、赌博甚至汽水和糖果等增税,在华盛顿州,甚至连瓶装水也被增税。此外,接近一半的州已经提高了高等教育、法院服务、停车、商业许可的收费。这些都是经过检验证明可靠的应对措施,但随着赤字困境年复一年的持续,弥补预算赤字的工作日益艰难。  向联邦政府借贷款  如今,破产已成了全美各地方的话题,很多投资人担心,地方政府债券已经变成由债务推动的最可能破灭的泡沫。加州公立雇员工会正在游说通过法案,禁止政府完全破产,他们十分担心大规模的政府债券违约导致政府最终无法向他们支付退休金。  目前,法律禁止各州申请破产保护,因此,虽然很多州实际上已破产,但最终它们仍可以使收支相抵。不过,它们是通过微调税收,或者扼杀如少年吸毒法庭之类的创意项目,还是其他别的手段实现这个目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据报道,虽然州一级政府也可以在市政债券市场上发行债券,但这些收入不能拿来做政府运营资金,只能投入在有收入担保的基础建设上,如机场和高速公路。所以,许多州政府已经没有什么办法可想。   最后,向联邦政府借贷款是最后一招了。但根据美国法律,各州“自己赚钱自己花”,联邦政府只在自然灾害等危急时刻才出手,救援各州并无现成程序。房产税提高1倍   在宾夕法尼亚州首府哈里斯堡,政府需要偿还6800万美元债务,而该市的预算总额仅为大约6000万美元。一家咨询公司给出的建议是:冻结工资、雇员房价,将房产税提高1倍,出手城市标志性建筑、文物和博物馆。  在俄亥俄州的一个县,当地法官敦促市民携带枪支,因为当地治安办公室的一半员工停薪休假。  两大“吞钱机”难填  各州的“小打小闹”显然无法解决最大的赤字难题:医保和公务员福利的巨大窟窿。  首先是医疗保障的麻烦。这一体制由美国国会创立,由各州管理,由联邦、州和地方政府共同出资。在最好时期,美国穷人的医疗保障都是一片混乱,随着加入者迅速增加,情况更加严峻。  另一个严重的问题是公共部门雇员的薪酬和福利。在这个问题上,新泽西州的烂摊子是这个广泛蔓延问题的一个极端范例。美国很多州和地方政府都犯下了这么一个错误:为赢得公共部门雇员的选票而大幅增加他们的薪水和福利,政府以为养老金的投资收益永远会保持增长的势头。  皮尤调查中心估计,如果各州要想维持其对公共部门雇员的退休金承诺,资金缺口至少1万亿美元。数据显示,2000年美国一半的州退休金计划完全有足够的资金支持,而2008年只有4个州还能做到这一点。诚然,要想削减警察、消防员和教师的福利很难,但经济的长期衰退表明,公立和私立部门雇员面临的经济状况差异越来越大。  解读美国政府破产  州政府:法律规定不许破产  本报讯 与企业破产不同,美国各州并不会走向真正意义的破产,美国《破产法》不允许州破产,其实质是州政府财政出现短缺,难支付各种公共支出,而在一定期限内又无法解决赤字危机的状况。  由于美国州政府无权申请破产,因而各州将通过削减开支、增税来降低预算赤字。  事实上,美国地方州政府陷入财政危机而面临“破产”早有先例。去年年底,时任加州州长施瓦辛格也曾宣布该州进入“财政紧急状态”。  2002年,美国田纳西州因当时未能通过预算,此后,州所有的公立大学停课、驾照停发、公路建设停止进行。  市政府:债务违约可申请破产  地方(市)政府有权申请破产,而且财政收入的低下以及劳动力成本高企将迫使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寻求申请破产保护。不过,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对市政债券市场提供的补贴以及充裕的削减支出空间,使得地方政府可以延期支付利息或进行重组债务,而不至于陷入债务违约的境地。不过,财政援助将造成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债务和付息成本继续攀升。  自1937年以来,美国共有619个地方政府机构,大多数是小型公用事业机构或者区域申请破产。相较于欧洲城市,美国的城市更依赖于向投资者发行债券来集资,因此违约率也更高。  欧城同样泥足深陷  本报讯 欧洲城市也不安全:佛罗伦萨、巴塞罗那和威尼斯等欧洲名城也在债务危机中泥足深陷。  在欧洲,预计地方政府今年贷款总额也创历史新高,达1.3万亿欧元。从底特律到马德里,地方政府都在挣扎着还债,一些城市甚至连支付基本服务费用(如街道清洁)都有困难。  上周,穆迪评级机构警告可能会调低佛罗伦萨和巴塞罗那的信用评级。而在今年早些时候,葡萄牙的里斯本已经遭标准普尔调低信用评级,那不勒斯和布达佩斯的信用评级更是沦落至“垃圾”级别边缘。  在欧洲,很多城市传统上更依赖银行贷款和国家拨款而非发行债券,不过,这些城市的财务习惯也开始发生改变。     在意大利,在过去几个月里,捉襟见肘的威尼斯不得不通过变卖一些古建筑来填补赤字。